2020年11月5日 每周二、四、六出版
教育导报 《教育导报》邮发代号61-30
《教育导报·家教周刊》邮发代号61-141
国内刊号CN51-0052
2020年第87期(总第3504期) 一版
F1 本版新闻
F2 版面目录
一对教师夫妻和他们的1568个孩子
■本报记者 刘磊 钟兴茂 葛仁鑫
《教育导报》2020年第87期(总第3504期) 一版

留守儿童给张彦杰(右一)戴红领巾

“爸、妈,我拿到自考本科毕业证啦!”10月25日,张蓉兴冲冲地从成都赶回巴中,第一时间到恩阳区柳林中学报喜。

她口中的“爸妈”并非亲生父母,而是她的“干爸”李友生——柳林中学教师;“干妈”——李友生的妻子、柳林中学“留守儿童之家”辅导员张彦杰。

然而,“干妈”并没有像往常一样出来迎接,她刚刚结束人生中的第9次化疗,正在宿舍里静养。

“如果没有他们,我现在可能跟许多山村女孩一样,早早辍学、打工、嫁人,而不会站上讲台当一名老师。”张蓉说,她最大的心愿就是干妈早日康复,“这么好的人,应该得到命运的眷顾!”

张蓉的话,也是1568名得到李友生、张彦杰夫妇帮助的孩子们的心声。

与山区孤困孩子的相遇

47岁的李友生和45岁的张彦杰都没想到,自己的前半生会与这么多孩子的命运紧密相连。

2004年,两人都在巴中市农村学校当代课教师,班级里大多数学生是留守儿童。有的家里没有长辈照顾,就把孩子托付给班主任。

王丽蓉是夫妻俩收留的第一个留守学生。“孩子送来时,头上长了虱子,成绩也不好。”张彦杰每天给她洗澡、洗头,李友生给她补习功课,一个学期下来,孩子不仅个人卫生好了、学习成绩也上去了、性格变得开朗爱笑。

王丽蓉的父母一年后归来,看到孩子这么大的变化,非常感激。其他家长看到后,也把孩子领了过来。最多时,李友生家住进了16个孩子。

原来租的房子不够住了,夫妻俩重新租了一个较大的房子,床仍然不够睡,他们只得在房间里打地铺。两人给学生洗衣、做饭、辅导功课,还带他们去图书馆看书、去溜冰场玩耍……微薄的工资也贴补到了学生身上。

孩子们与李友生夫妇相处久了,有了感情,便纷纷改口喊张彦杰“张妈妈”、李友生“李爸爸”。8岁的女儿却不干了,“你们不准叫她妈妈,她是我的妈妈,不准你们抢走我的妈妈!”

“那段时间虽然累,但能让学生没有疏于管教而荒废学业、或走上歧途,我们心里是甜的。”李友生回忆。

2008年,汶川地震发生后,灾区失去亲人的孤儿牵动着李友生夫妇的心。他们加入了一个“‘5·12’爱心助养群”,到绵竹市汉旺镇认养了7个孤儿,给孩子们提供三年的生活费,每逢节日轮流去陪伴他们。

在灾区,两人接触了许多公益组织,开始重新思考此前帮扶困难学生的方式:“我们两个人的力量太小了,应该汇聚更多爱心人士的力量!”

2009年11月,两人创建了巴中市兔兔爱心助学团队(2016年5月,团队在巴中市民政局正式注册,张彦杰任理事长)。由于没有启动资金,李友生每月的工资就被“克扣”用于活动开支。

最开始力量有限,他们把帮助对象聚焦在“事实孤儿”——父母一方去世,另一方改嫁或失联,只能跟着年迈的爷爷奶奶生活,却不能享受国家孤儿政策的孩子。

“这样的孩子是最困难的!”夫妻俩利用业余时间走访孩子家庭,制作求助材料发布到网上,寻求爱心人士或慈善机构的帮助。

但爱心助学之路刚起步就饱受质疑。

第一个孩子的材料挂上网长达半年没有回音,偶有人问询,也开口就问:资助一个学生每年2000元,你们会从中提多少钱?

“无论我们怎么解释,一分钱不收,人家还是不相信,他们认为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。”委屈的张彦杰和爱人商量,外面的人不了解他们,不会轻易相信,得改变策略,发动身边的人参与。

于是,两人挨个向朋友、同事游说、解释,带他们到贫困孩子家去看。“一些人去了孩子家,就被触动了。”很快,有人提出资助一个孩子到他高中毕业。再后来,一传十、十传百,越来越多的爱心人士和志愿者加入了进来。

第一年,夫妻俩成功为38个贫困学生“配对”了爱心资助者。爱心助学团队的工作从此进入良性循环,每年帮扶的学生以上百名递增。

善良的驱使与回报

“你们图什么?”这是李友生夫妇助学路上被问得最多的一句话。当两人回答,他们做公益,分文不取,大多数人都表示不信。

只有了解两人经历的人知道,他们做这件事都在情理之中。

1991年高考,李友生以2分之差落榜。家庭的贫寒,让他不得不跟随务工大军外出谋生。他接触到了许多农村打工者,没读几天书,只能干体力活,拿到手的工钱也很少。

当聊到子女教育时,这些务工者都不约而同希望孩子能多读书、改变命运,但经济的困难又让他们一脸无奈。

李友生听了深受触动:这一代人已经深受没有文化之苦,他们的孩子不能再重走父辈的老路。一个念头在他心底愈加坚定:“我要回去当老师,帮助更多孩子走出大山!”

次年8月,李友生回到家乡当了一名代课教师。他兑现着心中的承诺,毫不保留地把所学知识教给孩子们。因为教学成绩优异,每学期他都能得到教育部门的表彰和奖励。但工作中的荣耀掩盖不了生活中的窘迫。每月不到50元的工资常常令他捉襟见肘。

尽管日子过得紧巴巴,但遇到学生有困难,李友生总是倾囊相助,“看到学生能整整齐齐坐在教室读书,我内心就很满足!”

张彦杰有着与李友生相似的境遇。她出生于凉山州德昌县,家庭贫困,在亲戚朋友的资助下念完了高中。高考失利后,她也回乡当了一名代课教师。

学校在大山深处,张彦杰要走一天一夜的路才能到,路上还常有野兽出没。每次,她都与几个小伙子结伴,背上一周的口粮,打着火把,翻山越岭地赶路。

自己的艰辛不算什么,最让张彦杰心酸的,是大凉山孩子读书的不易:“他们穷得没有鞋穿,冬天也光着脚跑来跑去;带到学校的食物都是土豆、红薯,扔到火塘里烧熟了就是一顿饭。……”

后来,因为学校撤并等环境变化,张彦杰变换了多个工作。但和李友生一样,尽管人生几多周折,张彦杰从未放弃“当一名老师”的梦想。她自学汉语言文学,还到师范院校进修。

就是这次进修,让两颗同样火热的心紧紧贴在了一起。

2003年5月的一天,正在绵阳师范学院进修的李友生走进食堂,眼前一幕让他心头一动:打饭窗口前,一名学生正在抹眼泪,旁边一位教师模样的女子上前询问,原来这名学生家境贫穷,父母还未给她寄来当月的生活费。女子一边安慰她,一边翻出兜里仅有的50元钱塞到她手中。……

“这位女子真善良!”李友生心里叹道。于是,他主动上前搭话。

这名女子就是张彦杰。相同的经历和共同的语言,让两人的心越走越近,很快便结为夫妻。

2006年,李友生参加巴中市教师公招考试,以第36名的成绩从900多人中脱颖而出。放榜那天,他第一个打电话告诉妻子:“张老师,我考上了!我考上了!”电话那头,张彦杰泪如雨下。

当老师一直是两人多年的梦想,教育是他们最热爱的事业。参加工作15年后,梦想终于照进了现实!

抱薪者的坚持与目标

然而,天有不测风云。

就在李友生一家人工作、生活步入正轨,爱心助学团队也开展得有声有色之际,病魔却悄悄向他们袭来。

2010年,张彦杰突然感到身体不适。到医院一检查:乳腺癌,晚期。医生诊断,只有3-5年的存活时间。

拿到报告,李友生犹如被人当头一棒,脑袋“嗡”一下炸开了。他愣愣地在雨中走了半个多小时。回过神后,李友生走进爱人病房,本想编个理由安慰她,没想到张彦杰早已得知病情,反倒安慰他要坚强。李友生再也忍不住,抱着妻子痛哭起来。

平静下来,他对妻子说:“兔兔(张彦杰小名),从今天起,就当生命已经终结了,我们一起抗病,多活一天就赚一天,多活一年就赚一年!”

但张彦杰最初并没有信心,因为家里只有六七千元的积蓄,这本是留作两个孩子新学期的学费和生活费。

回到家,张彦杰不甘心,她把诊断报告发给了网络爱心群的一位医生“蓝太阳”。对方鼓励她“只要有信心,就能战胜病魔”,并在群里发起捐款倡议,当天就募集到6000多元;李友生所在的学校,山东、重庆、浙江等地网友也纷纷伸出援助之手。

为众人抱薪者,必能得到众人的相助。社会各界的爱心让张彦杰看到了希望,她勇敢地走进了手术室。

住院期间,她开始考虑:还要不要继续把爱心助学团队做下去?

经过一周的思想斗争,她下定了决心:不仅要做下去,还要做好!“这么多爱心人士给了我第二次生命,我更应该把这份爱传递下去,去帮助更多的孩子!”

出院后,张彦杰辞去了代课老师的工作,专心当起了团队的专职管理人员。她知道,爱心团队要长久发展,管理上必须更加细致、规范。她给团队建章立制,给资助对象分类、制定助学标准等。

那段时间,她正在接受化疗,回到家就加班加点地打理助学团队的事情,常常累得晕倒在电脑旁。“我的时间不多了,得抓紧做好困难学生的资料,让更多的孩子得到救助。”张彦杰在心里定下一个小目标:用10年时间,帮助1000个困难学生。

张蓉便在那时进入了她的视野。

李友生担任张蓉的班主任,发现她上课从不发言,下课也不和同学说话。他回家跟爱人说起,敏感的张彦杰意识到孩子家庭可能有困难,叫来一问,果然是“事实孤儿”。

夫妻俩决定立即对她进行家访。那天,张彦杰第5次化疗刚结束,身体极其虚弱。李友生搀扶着妻子走几步歇一脚,一个多小时的路程,两人花了四个多小时才走到。

看到张蓉家徒四壁,年迈的奶奶卧病在床,还有一个读三年级的弟弟,张彦杰心疼得直掉眼泪。她很快帮姐弟俩联系上了爱心资助人士。

得到帮助的张蓉变得阳光起来,学习也很努力。初中毕业后,李友生鼓励她继续读书,并最终考上了公费师范生。2018年,张蓉回到家乡,在一所小学任教。“在我心中,早就把李老师和师娘当作爸爸、妈妈了。他们改变了我的命运!”张蓉动情地说。

被改变命运的又何止张蓉一人!

截至今年10月,张彦杰的爱心助学团队已资助巴中市、阿坝州、凉山州等地贫困学生1568名,发放爱心款3500多万元。被资助的学生中,已有698名学生成功进入大学。“资助1000名学生”的小目标早已提前完成。

绝不放弃每个孩子

2020年8月,张彦杰乳腺癌细胞转移再次入院。和10年前相比,她表现得更加坚强和坦然。

令夫妻俩欣慰的是,患病期间,不少曾经受助的学生都闻讯赶来看望。

张彦杰第一次动手术时,一个孩子得知消息,独自走了几十里山路,拎着一大袋刚从地里刨出来的土豆赶到医院,“鞋底都磨破了。”那个场景,她记忆犹新。

今年在成都治疗期间,他们助养的一个地震孤儿——已经参加工作的晓琴(化名),请了三天假,专程从天津飞过来,陪护了一天一夜。

看到孩子们懂感恩、有出息,夫妻俩十分高兴:“我们这些年的付出是值得的!”

当问及助学路上还有什么遗憾时,夫妻俩都不由地暗淡下来。半晌,张彦杰哽咽地说:“最大的遗憾是愧对自家两个孩子,平常忙着照顾留守学生,忽略了他们,在初中关键时期又遇上我生病,没能好好辅导他们功课,两个孩子都没能考上大学。……”

两人的爱心助学义举得到了各级政府和组织的表彰。张彦杰先后被授予了“中国好人”“全国三八红旗手”“四川省优秀共产党员”“最具爱心慈善楷模”等荣誉称号;李友生先后被表彰为“四川好人”“四川省优秀志愿者”“四川最美教师”。2016年,李友生、张彦杰家庭被中央文明委授予“第一届全国文明家庭”的荣誉,并进京受到习近平总书记的亲切接见。

当地关工委领导得知他们的事迹和实际困难后,曾提出帮助张彦杰落实一个教师岗位,但令人意外的是,她委婉地拒绝了。“说实话,我很想要这个工作,我们家庭也需要这个工作。但我要了,别人就会说我动机不纯,我们团队就会受影响。”张彦杰说。

如今,李友生一家仍“蜗居”在柳林中学教师周转房里,不大的房间塞满了一家四口的物品和多年来积攒下来的助学资料。在略显局促但收拾得干净整洁的客厅里,记者向张彦杰问起了那个许多人都不解的问题:

“你都身患癌症了,自身家庭又这么困难,为什么还要坚持去帮助那些非亲非故的孩子?”

没有任何迟疑,张彦杰平静地回答:“外人很难理解我的心情。与孩子们相处久了就有感情,他们都叫我‘张妈妈’,如果中途放弃了,就像丢掉了一个自己的孩子,我会没有魂儿的!”

“我们会继续把助学活动做下去!”一旁的李友生眼神坚定。身高只有一米五二、体重不到100斤的他,看上去比张彦杰还要瘦小。但在两人面前,谁又敢说一个人的身体高度与人格高度成正比呢?他们看似孱弱的身躯,却温暖庇护了多少幼小的心灵!

离开柳林中学时,校园墙壁上的红叶正开得绚烂。回头一望,李友生搀扶着张彦杰缓缓穿过操场向宿舍走去,一路上学生们纷纷问好,墙上一行被风雨浸刷褪色的大字,在两人矮小的身影下,映衬得格外夺目:

永不言败,绝不放弃!

李友生(右一)和受助孩子在一起(图片由受访者提供)